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王中王心水论马公资料大全 > 正文内容

若余生只能读一本书

发布日期:2019-09-15 05:44   来源:未知   阅读:
 

  若余生只能读一本书,我的选择必然是《山海经》,它在我的书架上仿佛是定海神针的存在,我不常翻,然而我常翻的几本书里必然有它的身影。它如同一切东方幻想故事的起点,是最初的故事,在它的背景下人们争相演绎无数的悲欢离合。

  我最近看的一本以它为背景的书中,从头到尾贯穿了这样四个问题:何为人?何为妖?何为山海?何为天地间?前两问回答太难,恰如哲学三问中的“我是谁”。以外物论局限于外物,以内心答无所依托。后两问,问的是世界,无需答,因这答案因人而异,每个人认知不同,天地山海自然不同。若不考虑的那么深,仅以《山海经》论,那么所谓山者曰群山峻岭,地质矿脉珍兽异禽居于其间;所谓海者曰水涛汇聚,间有仙境异岛山怪灵仙。换而言之,《山海经》中的山海是一个世界,那与其说是一部书不如说是一幅地图,那里描绘的是一个于今人全然陌生的世界。

  你在什么时候会想看一幅地图呢?我想是在找路的时候。我在找这张地图上的第一条路的时候还是在小学,那个时候有一本杂志叫《奇幻》,其中的故事往往取材于中国传统的神话故事。我记得那时候有一部长篇连载叫作《搜神记》,这部书是我在《山海经》这张地图上的第一个点。灵山之巅,有灵山十巫,从此升降,百药爰在。后来这十巫的说法我又在其他书中看到。那么灵山十巫最初的说法在哪里呢?所谓的巫咸之国是否又真有长生不死药呢?这些疑问带我走进了那片有着无数奇幻生物的大陆。

  坦白说,光读山海经多少有点无趣。大约是古代文学的通病,实在是太简明扼要了点。一般的形容就是何地有何物,何物的特征是什么。更过分的是明明是一个东西还可能前后记载不同。比如烛阴一说钟山之神又有说居于章尾山,从描述来看人面蛇身,身赤都对得上,由于上升到了神灵的高度也不可能是一种物种名称,但是不知为何两种说法同时记载,大概也是想留着后人考证吧。

  《山海经》被视为一部奇书,它像是一部关于远古时期的百科全书。然而现代的人们却也无法相信其中的一些动物真的如文中描述一般存在过。单是其中大量人首龙身人首蛇身的神祇就让人们升起了怀疑的目光。但是我们也不得不承认,人的想象力是无限的,但都是基于现实基础。即便是现在这个信息飞速发展的年代,我们想象中的外星人大多数也是类人生物,我们想象中毁灭世界的怪兽大都是放大版的野兽变体(最常见的大概就是恐龙了)。那么当我逐渐学会了按图索骥,利用这张地图找到小说中的奇妙生物的原型,下一个问题便进一步困扰我,书中山海之间的珍禽异兽,它们的原型是谁?

  期间有好找的如九尾狐,四足九尾之狐大概就是现代狐狸的神化,九是极数,故而九条尾巴的狐狸就成了祥瑞的象征。也有名字熟悉但是看形容不知道是什么的,比如彘,《山海经》上说它“状如虎而牛尾,音如吠犬,是食人”,如果说牛尾可以搭边,食人可以从猪的杂食性来理解,但是长的像老虎和声音像狗叫就完全解释不通了。其中更多的事物是像建木一样只是换了个名字,仍存活于今。“建木,百仞无枝,有九欘,下有九枸,其实如麻,其叶如芒。”这是其中《海内经》对它的描写,而现代可高达15-25米的榕树,其根系发达,果实和山毛榉类似,叶片与棠梨叶相似,正是对这段文字的佐证。正如有红学家对于《红楼梦》中的种种孜孜以求,期待还原一个曹雪芹笔下真正的大观园一样,我对于《山海经》也怀着这样的好奇心思。那些神话中的奇物不该是隐藏在历史灰烬下的呓语,它们曾经真实的存在过,只不过因为以讹传讹或是为了渲染奇迹而牵强附会而蒙上了一层纱,只等待人们去揭秘

  我爱这本书,只因为它是诸书之宗。我曾在沧月的《镜》系列看到过它,曾在树下野狐的《搜神记》中与它蒙面不识,我曾在可蕊的《都市妖奇谈》中看到它在现代故事中的延续。它是一本书,它是一系列书,它是一个世界。我记得我曾经看过一个设定叫作织梦者,所有织梦者写下的故事在自己的世界可能只是小说,然而在另一个平行时空却是真实发生的事。那么我相信,最初编篡《山海经》的人大概是所有织梦者的引路人,他们划下世界最初的色彩,从此天高海阔色彩华然,让我能在方寸之间得见青山万古春秋冷暖。

  何为人?乃知情会意者。何为妖?乃事出反常者。何为山海?乃一书而喻天地四方古往今来者。何为天地间?乃我所见所知之处。愿看书的你,能从书中通往世界。